医院首页 | 在线导医 | 咨询专家 | 预约挂号 | 就医指南

【BOA 2014】秦叔逵教授专访:肝癌辅助治疗研究进展

被浏览了 次, 发表日期: 2014-07-21 14:17:00

“2014年临床肿瘤学新进展学术研讨会暨 Best of ASCO Event in China(BOA)”会议于2014年7月11~12日在广州华钜君悦酒店盛大开幕。会议期间医脉通记者有幸采访到了解放军南京八一医院秦叔逵教授,秦教授详细介绍了胃癌的研究进展和肝癌辅助治疗等热点问题,以下是详细内容:

医脉通:在今年的ASCO 上,您领衔的阿帕替尼治疗胃癌的III期临床研究入选2014 ASCO大会口头报告,并且入选“Best of ASCO”优秀论文,结合这项研究的结果,能否为我们谈一谈目前胃癌治疗有哪些值得关注的进展?


秦叔逵教授:阿帕替尼治疗晚期胃癌的多中心、前瞻性临床研究,是由上海复旦大学肿瘤医院李进教授和我共同担任PI的。同时国内有38家大型的肿瘤中心共同参与。因此,可以说这个研究是我们集体智慧的结晶。这项研究的亮点之一在于它是民族制药企业研发的创新药物,是国家1.1类新药,也是本土的临床专家共同设计、共同参与的研究。


这项研究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研究的是小分子靶向药物,针对VEGFR-2的高选择抑制剂。研究入组的是晚期胃癌二线及以上标准化疗失败的患者,结果显示中位总生存较对照组延长了55天,将近2个月。这表明阿帕替尼不仅对晚期胃癌有一定的客观有效率,同时有很好的生存获益。因此,该研究入选2014 ASCO大会口头报告,并且入选“Best of ASCO”优秀论文。这项工作还标志着民族制药企业尤其是恒瑞公司从仿制走向了创新,说明民族制药企业在不断的发展壮大。


此外,这项研究有深刻的背景。早在上世纪末,国内一些著名的肿瘤专家包括吴孟超院士、孙燕院士、管忠震教授、廖美琳教授就号召我们要积极开展多中心临床研究,要提高我们的研究水平,并且做了很多的教育和培训工作。正是在老一代肿瘤学专家的帮助和指导下,我们才能够走到今天,我们中青年的学者才能走向国际舞台。


当然还要感谢政府,因为这个创新药物是民族制药企业研发的。在药物研究过程中,始终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和药物评审中心的帮助。大家可能认为中位总生存只延长了两个月不足为奇,但是这是很难的。科学总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我们期待未来中位总生存可以延长更多。


同期还有礼来公司的针对VEGFR-2的单克隆抗体,Ramunicimab,也作了胃癌的临床研究。Ramunicimab是用于二线治疗,而阿帕替尼是用于二线以上的治疗,我们的研究最多入组七线以上的患者,所以说我们的患者病情更晚、更复杂。另外,Ramunicimab在全球试验的结果是阳性,但是在亚洲的试验结果却没有太大改善。而我们的研究对亚洲的患者有所改善。因为亚洲的胃癌与西方国家的胃癌是不同的,所以可以说阿帕替尼的疗效可与Ramunicimab媲美,不亚于Ramunicimab。


这个试验也改变了我们的观念,首先阿帕替尼与Ramunicimab一样,充分证明抗血管生成治疗在晚期胃癌的治疗中将大有作为。在这之前,索拉非尼、阿瓦斯汀等药物都纷纷失败,这使我们怀疑抗血管生成治疗在胃癌这种高发肿瘤到底能不能起效?这个研究就解决了这个问题。阿帕替尼是继赫塞汀、Ramunicimab之后,第三个证明分子靶向治疗在胃癌治疗中占据重要地位的药物。分子靶向治疗的研究还有很多。据我所知,现在针对胃癌在做c-Met抑制剂,因为有5-10%的患者有c-Met扩增,还有20-30%的患者有c-Met过表达。针对这些患者,胃癌的研究正在开展。


另一方面,我们仍然不要忘记化疗。虽然目前阿帕替尼只是单药应用,但是在阿帕替尼上市前后我们可能会开展阿帕替尼联合化疗一线或者二线治疗胃癌患者的研究。如果能取得成功,我们将进行辅助和新辅助方面的尝试。化疗仍然是胃癌治疗的重要部分。过去的试验充分证明,抗血管生成药物必须和化疗联合起来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这几年分子靶向治疗药物的进步也推动了化疗的进步。有一段时间曾怀疑化疗药物将退出历史舞台,但是现在认为化疗药物是肿瘤治疗的基石,新的化疗药物在不断研究中。对于胃癌这种难治性肿瘤,需要多学科合作,需要有计划合理的综合治疗才能取得进步。


医脉通:ASCO上公布的STORM研究评估了索拉非尼用于肝细胞性肝癌切除或射频术后辅助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您能否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项研究?近年来,肝癌辅助治疗研究取得了哪些进展?


秦叔逵教授:这项研究是一项失败的研究,研究的初衷是希望早期的肝癌经过手术切除或者射频术后,口服索拉非尼能够预防或者推迟肝癌的复发。但是现在看来这项试验没有达到它预期的效果,与安慰剂相比,无论是复发率还是复发时间都没有改善。这个结果出乎意料,却也在意料之中。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肝癌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肿瘤,是同一个病人、在同一个时间、在同一个脏器具有两种性质不同的疾病,既有高度恶性的肝癌,也有肝炎、肝硬化的背景。两种疾病互相影响,恶性循环,所以在整个诊断治疗的过程中,不能够顾此失彼。在这项研究中,它就没有重视对肝炎、肝硬化的预防,没有提到要用抗病毒药物、保肝药物、利胆药物等。


第二个失败的原因是,东西方肝癌有很大的差异,比如说中国和韩国的肝癌主要是乙肝病毒感染,而欧美主要是丙肝病毒引起。在我们国家还有水的污染、酗酒的问题、黄曲霉素的问题,而在西方国家主要是代谢性肝病引起的肝癌在逐步的增多。因此,东西方肝癌不论在发病原因上、临床表现和进程上、临床分期和治疗策略上都有很大的不同。而这种不同已经很明显的影响到预后。因此,我们认为应该把东西方肝癌当作两种疾病来看待,而这项研究却将东西方肝癌混为一谈。


第三个失败的原因是这项研究的策略不对。本来早期肝癌复发和转移率就比较低,而且血管侵犯和其他的机会就比较少,这个时候再想做锦上添花非常难。失败的原因与选择的病例有关。选择早期的肝癌不如选择中期的肝癌,转移和复发风险比较大的肝癌会更好。


第四个方面就是索拉非尼也好,其他的抗血管生成药物也好,没有一个分子标志物可以预测它的疗效或者预测它的毒性。以不变的一种药物来预防所有类型肝癌的复发与转移是很困难的。未来应该研究索拉非尼的分子maker,以此筛选出可能有效的患者。


胃癌的治疗中化疗占据重要地位,在肝癌的治疗中化疗也要占据重要地位。全世界都在讨论高效低毒的新一代化疗药物包括奥沙利铂、吉西他滨、卡培他滨可能在肝癌治疗中占据重要位置,那么在辅助治疗当中,也应该占据重要位置。而这个研究只用了索拉非尼,这也可能是研究失败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比如在治疗中分层因素是否做得很好等等,这样的失败是早就预料到的。我们中心参加了STORM研究,在最初的研讨会上,我曾经给拜耳的研究PI和医学部提出过,但是没有引起他们足够的重视。等到这个试验失败以后,他们才告诉我,你提的这个想法现在看来是正确的。当然,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在今后的研究中,特别是辅助治疗的研究中,我们需要吸取过去失败的教训,也要结合已有的经验。


对于肝癌来说,晚期肝癌取得了索拉非尼这样的靶向治疗的进步,也取得了含奥沙利铂FOLFOX4方案的进步,将来我们很希望能在辅助治疗中启动一些研究,来预防肝癌的复发和转移。国内有一些专家比如陈建教授等应用含奥沙利铂的方案来作为预防肝癌复发转移的尝试,初步看来苗头很好,所以我个人认为未来化疗或者化疗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用于肝癌的辅助治疗是值得我们去探讨的。


医脉通: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研究在ASCO展示,真正走向了国际舞台。您是国内肿瘤领域领军人物,您对未来国内肿瘤事业的发展有着怎样的展望?


秦叔逵教授: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首先应该预防肿瘤发生,虽然我是个临床医生,但是我并不希望收到更多病人,我希望我的病人越来越少,甚至哪一天我失业了也会很高兴。在肿瘤的治疗过程中首先要提到防,第一个问题要保护环境,要切实地去改善环境污染。这么多年来我国工业化进程很快,但是带来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环境污染日趋严重,这方面党中央、国务院、政府部门都已经高度关注,把保护环境作为国内两大国策之一。我想随着政府的重视,人民群众环保意识的提高,这个问题会逐步得到改善。第二个问题是不良的生活方式要改变,才能够很好的预防肿瘤。当然,三级预防还提倡早诊早治,要开展普查,定期的检查来早期发现早期治疗。


这么多年来,临床肿瘤学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在老一代肿瘤学专家的带领下,我们中青年医生已经走向了世界舞台。但这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我们加强国际合作。一方面要根据我国的国情,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高发的恶性肿瘤比如肝细胞癌,鼻咽癌、食道癌、胃癌的病人比较多,病人的发病情况也有所不同,不能生搬硬套国外的。所以在这一方面做出一些成绩也是比较容易的。当然对西方世界和全球共同拥有的高发的肿瘤,比如非小细胞肺癌、结直肠癌、乳腺癌,我们也应该给予关注。这就需要我们积极参与到一些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与国际同行交流,走出去,请进来。另一方面我们自己要团结协作,这方面CSCO和国内一些组织正在大力呼吁,CSCO这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GCP教育,推动循证医学,提倡个体化医学。我想在吴孟超院士、孙燕院士、管忠震教授、廖美琳教授的指导下,在新一届的CSCO委员会,特别是马军教授、吴一龙教授、李进教授的带领下,广大CSCO会员、广大临床医生一定会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当然我们还要重视转化研究,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任何临床医学的重大突破都有赖于基础医学的重大突破。所以这方面可以看到,我们已经与基础研究紧密结合。本次Best of ASCO会议上精选的文章,主要是临床研究,但是大家可以看到现在对临床医生的要求越来越高,只懂临床是不行的,还要懂分子生物学、分子免疫学,这就给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总的来说,人类克服肿瘤的道路在一步步前进。我们国家的临床肿瘤事业也将发扬光大,特别是在政府的支持下,CSCO也在积极寻求卫生部、民政部的支持和帮助,成为国家的一级学会,这样将更有利于CSCO带领大家有组织有计划地攻克肿瘤。  


医脉通:再次感谢秦教授接受医脉通的采访,祝您工作愉快。